直到那天

  还在和初恋女友璐拍拖的时候认识了涵,璐是一个安静的人,涵比较愿意聊天。那时的我狂热而又叛逆,我迫切的变本加厉的试图展示着证明着自己,而彻底忽略了璐无怨无悔的陪伴于我来说就是生命里最美好的给予。那年冬天的每天清晨五点,我们睡眼惺忪的相见相拥坐在很温暖的阳台里,她像小猫一般安静的缩在我怀中满足的重新睡去,而我每每看着天空一点一点的亮起,新的一天,我要抚慰着我脆弱的神经照顾着我变态的自尊心,而就不再顾得上还在怀里那个如小猫般安静温暖的人。

  终究是我的自私彻彻底底的伤害了她,“如果可以,三年以后我们再相见”,而后她带着我亲手给予的痛楚和无奈离开我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失去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人和事总会一下子让人感到措手不及,那种控制不住分量的失意让我从狂热的自我中慢慢冷静了下来,愿意聊天的涵每天都会陪着我说会儿话,日出日落,她也就那样陪着我度过了失恋后的开始三年。她是善良的,到如今我依旧不知昔日她之所想,但那时,不知不觉中,我是变得很依恋她的,心有所依,所有的痛苦也算是变得不足为虑。


第一至三年

  “璐或许想在三年后看到三年里有着些许改变的我”,我这么和涵说。

  我记不得璐是否也这么同我讲,分手后的第一年我便痛苦的明白对于璐,我真真切切的辜负了她。辜负二字说得挺隆重的,可世界上有几个人真正对得起谁,我如此聊以慰藉,却也无法缓解心里的那份挥之不去的痛楚。有了愧意,往事就变得愈发沉重,沉重到我不太敢去回忆,或许是不太敢去面对记忆中温婉安静的她,也不愿去面对曾经自私狂热的自己。

  失意挥之不去,记忆中我变得有些颓然,不再用心工作,时常约上朋友一同去游戏室打机,或者酗酒让自己变得更加麻木,宿醉之后的清醒又继续沉浸在挥之不去的失意里。

  不太能够记得三年里涵都和我说了些什么,只是每天晚上习惯的等待着她的消息,而后不多时,消息如同五月里便会盛开的杏花般如期而至,可能只是随意的三言两语,便也能够使我放的下失意而后安然睡去。但也只是有她陪我的时候而已,余下的时间里我依然算是自暴自弃,原谅不了曾经的自己也就积攒了愈来愈多的悔意,我想我为什么没有对她好一点,为什么要做出伤害她的事,为什么没有挽留,为什么重来未曾做出补救。为什么太多,只是我没办法回答我自己。

  “分手两年了,你还在爱她吗?”,有一天涵问我。

  “我遇到了正确的人,可遗憾的是,我不是正确的自己。”

  我愈发讨厌自己,也就开始试图去改变自己。三年里我改变了很多,可能是把积攒下来的悔意转变为了改变自己的动力,不再睡到日上三竿,不再喝到酩酊大醉,内敛了些,乐观了些,沉稳了些,也放下了些。失意已成往昔,可生活仍要继续。

  我终于敢于去直面过去,无论是记忆里温婉的她还是无知的自己。可是我却无奈的发现,仅仅三年而已,即便三年里我念念不忘,我在失意时喋喋不休的埋怨自己,我也只是记住了曾经的种种错处,而记不起太多美好的过去。记忆如同潮水般慢慢退去,任凭我努力去追溯,我也不再能忆的起她的样貌想的起她的声音。人啊,总要郑重其事的讲着珍惜,却在不知不觉间丢掉了真正珍惜的东西。

  三年后我没有再见到璐,三年后的某一天开始,我也不再收的到涵的消息。失去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人和事真的会一下子让人感到无措,璐离开我后我很幸运有涵的陪伴;涵离开我后,我就只剩下了自己。而后第四到第六年里,日出日落,我没有再一次的开心,一次都没,可笑的是生活却依旧在继续。


第四至六年

  又是一个冬天,下班回家的路上下起了小雪,晚风清冷却不刺面,我站在十字路口数着红灯的秒数,数到十九,一下子想起了涵。

  脑海里那褪去颜色的愈渐模糊的面容慢慢地填充上了色彩,她如同兔子般活泼的样子清晰的冲进了我的脑袋。你还好吗?最近开心吗?绿灯亮起,路人面色凝重而又行色匆匆的擦身而过,我甩掉脸上或许是清雪融化后残留的东西,你会在这样的不经意间也一下子想起我吗?我匆匆过去街道对面,对不起,我不要再想起你,晚灯亮起,“何必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我想起你曾这么对我说,你不允我继续依恋你,我就不允我自己想念着你而又一次痛苦了自己。

  我曾经认为涵是我青春里最大的确幸,而今我宁愿从来没有认识过她,有她陪伴的第一到三年我没有真正放得下璐,而后失去她的第四到六年,我觉得心里的包袱变得重了一些,我依旧没有放下对于璐的愧疚,而且愧疚又多了一份,也一样觉得辜负了涵对我的善意。

  辜负二字说得挺隆重的,世界上或许真有不辜负彼此的情感,只是我从未负起过自己的那份责任。四到六年里我一样没有再见到涵,我的自私我的自以为是像伤害璐一样伤害了她,我一样没有挽留,一样没有试图做出补救,我强迫自己充实生活而去忘记过去,那时我总是在念叨着岁月匆匆的同时抱怨着生活的缓慢,自己一人,读书,听音乐,睡觉,在跑步机上偷懒,兴起时把自己灌至微醉,不定时的远行,上清闲的要死的班,佯装平淡,倒也的确是清闲。

  只是坚持两年的跑步没有让我强壮了多少,书和唱片也还是翻来覆去的自己喜欢那寥寥数个。直到午后的阳光不再能够让我酣然入睡,需要随身带着药片来缓解不期而至的头痛,清晨转醒,看到枕上脱落的越来越多的头发,日出日落,即便我无时无刻都在抱怨生活的缓慢,可第四到六年也就这样后知后觉的过去了,我无奈的发现,曾经的内敛没有真正内敛,曾经的沉稳并非真正沉稳,曾经的乐观不是真正乐观,曾经说了放下,到了也没有彻底放下。

  分手后的第六年初,璐嫁了人。

  六年了,我早就忘了自己从当初开始爱着的是什么,我只是在六年里念念不忘着我的错处。我没有难过,而是觉得自己忽然间如释重负,她没有因为我的伤害如我一般在足足六年里丧失掉对生活的乐趣,她也没有因为我的伤害而丧失掉去寻找真正值得被她所爱的人的勇气。一样从始至终她也没有给我一次和她道歉的机会,无论我是否念念不忘,伤害都已掩藏了痕迹随风逝去,一句苍白无力的对不起,又到底有着怎么样的意义。

  第六年末,我和柳开始了一段短暂的关系。

  总会想起那个周四的凌晨,我走出车站,清冷的晚风吹走昏昏沉沉的睡意,街灯兀自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路边的杏花也早就凋零的没有了踪迹,不久之后我见到了你。你如我一般开心,我们并肩走在空无一人的路上,天很冷,我牵着你没有拿包的那只暖暖的手,那一刻我忘记了前几小时奔波的数百公里,也忘记了路途上的寒冷饥饿和倦意,好像我的一切都变得不太真实,不过却很确定和我牵手的是真实的你。其实我一直想和你说,做这些,不是为了单纯的赴你的约,只是我很想你。

  我明白她没有那么爱我,她只是在感情里寻找物质,我也只是在感情里寻找依恋。“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柳依在我的怀里,“因为曾经不懂事,做了太多伤害女朋友的事,所以后来发誓,一定要心疼自己的女朋友。”我说。“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谢她咯?”她抬眼望我,她的眼睛很大很漂亮。“何谈感谢,我的成长是用对她的伤害换来的,所以我无时无刻不在唏嘘自己做人的失败。”我说。“那就是你上辈子欠我的。”她如此说,我却一下子感觉到怀里那温暖的身体透发出了阵阵刺骨的凉意。

  上辈子我不知,六年里我辜负了两个于我而言很重要的女子,辜负二字说得挺隆重的,我想从新负起属于我的那份责任,可是有些错误注定回不了头,也就早已没的机会给我去改变错误的自己。


直到那天

  直到和涵提着箱子走出家门,坐上了车朝着遥远的地方驶去,我才发觉其实这些都是真的。一个月前和涵说好一起去旅行,然后我订好机票订好酒店,接着还像以前一样佯装平静的数着日子,直到出发那时,一切都像一场梦一样。

  酒店五十楼弃用的停机坪上可以看到很美很美的夜景,一面是山,一面是城,我们像是很有默契的拥抱,晚风习习,上次她在我怀里哭鼻子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清晨梦醒,不知何时把她抱到了自己怀里,她一样温婉恬静,匀称的呼吸着,你在梦什么呢?“嗳,做我女朋友好不好?”我把她从睡梦中拍醒,“好啊。”她有些神志不清。“我刚才说了什么?”不久她睁大了眼睛问我,她的眼睛一样很大很漂亮。“你答应了做我女朋友。”我说。她很懊恼的样子,“假装做我女朋友好了,等回家以后我就不烦你了。”我说。“好吧。”

  我明白一切都不是真的,她却是善良的,她真的满足了我心里关于女朋友的一切幻想,我仿佛回到了第一到三年那段心有所依的时光。“其实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挺喜欢你的。”我想。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也依偎在我的怀里,“因为曾经不懂事,做了太多伤害女朋友的事,所以后来发誓,一定要心疼自己的女朋友。”我如从前一样。“我好幸运。”她很满足的笑,“你还像以前一样觉得愧对于璐璐姐吗?”“不了,能够放得下了。”

  六年里我辜负了两个曾经爱着的女子,一个选择了原谅,一个选择了忘记。我吻了怀里紧张到瑟瑟发抖却依然温婉恬静的女孩子,辜负二字说得挺隆重的,而此刻我只想时间止步于此,哪怕付出余下一生也在所不惜。


后记

  “你是最好的男人。”分开后我收到涵的消息。“我终于可以在你面前和你说声我喜欢你。”我说。

  门外下着暴雨,叫的出租车也寻不到踪迹。我的世界却是晴空万里,充满了暖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共有 9 条评论

  1. 很美的文章~
    其实超级羡慕那些从头谈到尾的恋爱,青梅竹马,拥有非常多的共同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