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雨

  小时候,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算得上是一个孤单还是快乐的人。

  孩童时的我是孤单的,也许他人不会这么想我。每日我蛮快乐,我可以欢快的同旁人交流着,遇到兴奋之处即挥动着双手,笑着闹着。而这些,都是早已避开了我的种种苦恼,这么说,我愿意同旁人分享着各种各样的快乐,倒是刻意的把苦恼藏得一点也不剩下,藏的愈来愈深,早已就埋到了心底不知多远的地方。不想旁人知道,也未曾想过寻人分担,甚至连我自己都不愿意把那些苦恼的种种挖出来去舔舐去回味。我真的算是孤单的。

  也是,哪有人会放下快乐不爱而去钟情于曾经的痛呢?那样,昨天的痛变成了今天的明天的以后许久的痛,快乐早就消散的无影无踪。纵然我真的想寻到一个知心的人来倾诉我的痛苦,只是我更想快乐的生活,无所谓孤单与否,清冷也罢,我宁愿像蚕那般把自己裹在一个透明的茧中,安静的看着世间万物,直到破茧而出的那天,我展现给旁人的只有无尽的美丽和闪动的轻灵,而不会有人看到曾经我作茧自缚时的孤独和痛楚。

  清冷的晚风伴我走着回家的路,一盏一盏街灯消失在我的身后,渐远,渐暗淡。迎面的,只有不知疲倦的清风和素未谋面的路人。只有那昏暗的街灯,无时无刻都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任由清风吹拂,或是天上下起淅沥沥的霏雨,要么虫儿在光影下飞舞着吵闹着,还有我每天或悠闲或匆匆的从它身边走过,它只是在那安静的站着,安静的洒下那昏暗却柔和的光,依旧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身后,渐远了,渐暗淡了。

  我相信宿命,人生如减法,在世数十年,见一面少一面,吃一点少一点,说一句少一句,看一眼少一眼。我感叹着缘分的伟大,啼落尘世,冥冥中的力量支撑着我们来演绎如戏的人生,我们在凡尘中扮演了种种的角色,我是那在我身边匆匆而过的路人眼中的路人,我亦是别人那里的配角那里的过客。这部戏,就那样一分一秒的流淌过去了,我是我的主角,可悲的是我真的控制不了剧情的走向,甚至仅仅只是短短的一秒我都无力掌控。恍惚间,我擦肩了我本想珍惜的人,错过了值得留恋的景,我努力挣扎着回身,伸手却再也触摸不到那些渐淡的影子。时间流淌了,缘分散尽了,我再也回不去从前,罢了,也只能和过往的剧本道声珍重,说声再见。闭上眼,我依稀看到缘分就好像那一根根触手可及牵连你我的线,我想我们的缘分长久一点,再久一点,我努力地拉扯着,可是它不会变长,也不会扯断,只是在时间的流淌中被吞噬的愈来愈短,直到消失殆尽那天。或许一生中我与那在我身边匆匆而过的路人仅有那可怜的一面之缘,遇见,相互微笑,或是面无表情的擦身,今生可能我们就再也不会彼此相遇了,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彼此姓甚名谁了,就此,线断了,缘分散了。

  我想,可能不会有人陪我一同走完世间这不算漫长的路,同为尘世中的凡人,我们只是彼此的配角。可能到我终老那日,他人还在为他那部人生而忙碌着。就像有人说,人到世上来是为了讨债还债的,讨完了,还清了,就会离开。生命会如此长短不一,亦会有生死离别,这些,不过都是命定的悲感,我们不能逆转,同样无法挽回。我们只是在那冗长亦或简短但也看不穿尽头的人生中随波逐流,待这段颠沛流离将到终点的时候,回忆某一段曾经,可能早也就无从想起了罢。人世间许多事情,其实只是时光撒下的谎言,而我们,却愿意为一个谎言执迷不悟,甚至追忆一生。

  正如我说我是孤单的,每每我独自回家的时候,陪伴我的没有旧友,只有徐徐的清风,昏暗的街灯,随风飞舞的落叶和擦肩而过的身影。那条不能再熟悉的路早已被无数盏昏暗的灯映衬的通明,我就那般安静地自顾前行着,想着彼此的缘分,想着自己的宿命。

  熟悉的天空被四周同样熟悉的高楼围成一方小小的天井,即将暗淡下去了。我向往那只有一小方的天空,那么小,我伸出手,她就被遮住了。我就那样安静的坐在楼下抬起头仰望着她,她也只是在那触手不及的地方静静地凝视着我。她慢慢的变成了深蓝色,变成了蓝黑色,变成了墨色。那么多眨着眼睛的星被她拥在了怀里,只可惜星光太暗淡,照不亮抱着她们的天井,亦照不亮依旧仰头注视着她的我。四周就那样迅速的被黑暗吞噬干净,院子里的晚灯映衬着随风摇曳的树。她看不见我了,我想着。

  有一天,我终于爬上了楼顶。我仰头四处寻着她的影子,只是那方天井早就不见了踪影,我看见的只有无数无数黑暗中眨着眼睛的星。我好像离她们那么近那么近,我不敢伸出手,怕是一挥手就搅得她们不得安宁。怡人的晚风在这里变得凛冽刺骨,头发无助的飘散在风中,我紧了紧衣领,暖意袭来,我望见了远处蜿蜒的晚灯。那绵延不绝的光亮,让我想起我是那么喜欢把脸贴在晚飞航班的舷窗上,看着脚下的城市变的越来越小,后来只能看见数不尽的晚灯,最后,我与天空融为一体了。

  街道早被无尽的黑暗吞噬的没了踪影,入目只有数不尽的不再昏暗的晚灯,高处的我早已望不见那些可能仅有一面之缘的路人的影子。天空好大,我终于忍不住伸出了手,我触摸不到她,也遮挡不住她。只有那柔弱的星光,顺着指缝洒进了我的眼睛。而后眼睛湿润了,像是被风吹出了眼泪。世界开始变得模糊,晚灯变成了愈来愈大的光影,星光也已连成一片无法分辨,影影绰绰的画面充斥了我的眼睛,最后泪水顺着脸颊滑下滴落在脚边,我想这是多么美多么美的风景,只是我真的不知道要谁来和我站在这天台上享受夜晚的风。从始至终,我一直是孤单的。

  终于,她不忍继续在那个触手不及的地方凝视孤单的我,她哭了。那般安静,没有哭声,只有淅淅沥沥滴落在我仰望着的脸上的泪水。我和她真的是离得太远了,以至于那温热的泪水落在我脸上的时候早已变的似冰晶般的凉彻。她的泪落在我的脸上,继而滑落到脚边,这般往复。后来,落地的水,早已分不清是她的泪还是我的泪了。
我想我便是那时候爱上的雨。她哭的更厉害了,她一定是在哭泣难过的孤独的我,那我哭什么呢?也是因为难过的孤独的自己吧,是这样吗?她哭的愈来愈凶了,和她比起来,我是多么的渺小呢,我承受不住她那滂沱而下的泪水的重量,瑟缩着躲进了雨搭。我被她的泪水拥抱着,溅在地上的泪滴升腾起了白雾,我好像被隔绝在了雨搭下那片温暖干净的角落里,外面已是一片朦胧的世界了。不久的时候,那面的世界绽放开了各色的花,不慌不忙的路人安逸的躲在属于他的那朵彩花下依旧不慌不忙的前行着,亦同身旁一样躲在花下的人欢快的聊着什么,也有两人亲昵的依在一朵下面,那般甜腻,无论如何也是让人生不出厌来。可还是有些人被忽来的雨弄的措了手,只能徒劳的举着一张早已湿透的报纸,要不干脆露着头,头发早就湿了,雨水一串串儿的顺着脸颊流下,滴落在匆忙的脚步踩出的浅水洼,接着融为一体无迹可寻了。湿漉漉的脸像是刚刚流过泪——或许真是因为这忽来的不速之客而被弄出了狼狈又无奈的泪水也说不定呢?车子毫不犹豫的一辆接着一辆在他们身边呼啸而过,溅起的水淋湿了无辜的路人,无论是否躲在了那朵可以遮雨的花下,无一幸免的。继而男孩子笑闹着,女孩子尖叫着,在我这里,雨搭上垂下的雨帘之外,喧闹似乎离我越来越远,剩下的只是天空哭泣之前我们相互凝望的那般宁静。

  我累了,乖乖的回了家。她怕是知道我不再理她,哭的更厉害了。眼泪落在窗上滴答滴答的响着,而后噼噼啪啪的声音连成了串。我喜欢在雨天里信手掂来一本随意的书,仰躺在窗边散漫的读,读到困意袭来,睡意朦胧时书脱手掉落也不知。我梦到我安静的看着对面世界里那些被雨淋的暴躁焦虑气愤无奈的人,我的衣装还是那般温暖干燥,可是什么事都没有呢!我这样想着,信步从那安静的角落走过清淡的雨帘,我离那喧嚣的世界那么遥远,却又好像不足数步,我欢快的走着走着,近了,近了。终于我到了那里,我离形色各异的路人是那般的近,我也踩着一个一个的浅水洼,雨水也顺着我湿湿的脸颊低落到了我的脚下,疯狂的车也不留情的把雨水溅到了我的衣上,我甚至还不及那些头顶着湿透报纸的人,不过,想来只有我的情绪与他们不一样,我想我是快乐的。

  醒来的时候,她早就停止了抽抽搭搭,也不知是何时,是自知哭的厉害,怕了羞,躲进了厚厚的云彩后面寻不到了。

  多少年后,我早就变的不再难过不再孤单,我依旧相信宿命,也更爱雨天。我沐浴在她的泪水里,模糊了双眼淋湿了身子。同伴在身旁替我撑起了一朵娇嫩颜色的彩花,雨水顺着花瓣流下,我们被她的泪水拥抱在了那小小的雨帘里,就像那年我缩在楼下的雨搭。我的泪如同雨水般滴落在了脚下,我想同身旁的她倾诉我的苦恼,我想了许久也只是在哭而说不出话,我没什么可说,我许久没有独自凝视昏黄的街灯,遥远的星星,也许久没有独自一人爬上天台享受清冷的晚风,而我,依旧在那不知长短的尘世路上独行,却在不经意的那个瞬间发现,自己早已是一个快乐的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共有 9 条评论

  1. 文风凄美,画面优雅,有吸引力。进来的时候我心如一个完整的玻璃杯,看完之后已经碎得不成样子了。透过缠绵中痛苦,我看到了你言辞中隐隐透露出的那份纯真和坚强。如果此文为你原创,那么你应是极幸运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每一个孤单中成长的人,必将承受破茧而出的疼痛与遭人冷漠的孤独。而每一个强者亦需背负这份伤痛来为自己舔舐伤口,一旦过了这道坎,生命中自然会有下一站出现。嗯,此时耳畔恰巧响起王菲的《红豆》,有时候你要相信一切都有尽头,但有时亦应选择不放手,看细水长流。寒风雕刻了你的眼泪,那样看起来更晶莹剔透。这就是我的感想。

    1. @Javen 感谢你耐心的读下去并且写下这么多的评论。文章是写送给一位陈姓朋友,原本是打算从她的角度来写,结果写完发现自己的感情参与进去太多,不过原本我和她也都是同样类型的人,倒是希望别人别像我们这般总是心生不快乐。